的哥的姐10万多人
2020-01-15 13:3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同时,本市将引导出租车公司逐步变为专营。这样做,方便了政府部门进行政务监管等。“现在很多大的企业,经营范围很广,餐饮、旅游什么都做,很难清楚地算出出租的获益额,不便于监管。”李晓松说,“今后,集团公司需要单独成立分公司,专门进行出租车运营。”

有个关于出租车的段子,诙谐地总结了“打车难”的现状——以前打车,司机问乘客“您去哪儿?”现在打车,乘客问司机“您去么?”

存量出租汽车也将逐步明确经营期限,鼓励企业竞争,增强行业活力。“随着存量车达到报废期,新指标就将有期限。”李晓松透露,今年出租车的报废期有望从8年改为6年。

交通部门将制定电召服务管理办法,实行出租汽车调度中心备案监管,通过服务质量竞争优胜劣汰。“我们会加强电召服务的考核、监督与查处,落实驾驶员、调度中心和出租车企业的主体责任,对未达标者依法进行处罚。”李晓松说,我们的目标是预计今年达到提前4小时预约叫车成功率达到99%。

本市计划在金融街、王府井、中央商务区、中关村等重点地区和城市中心区主要大街以及人流密集的医院、宾馆饭店、大型居住区等地方,建设出租汽车调度站、设置出租汽车扬招站或专用停车位,规划、交通、公安交管等部门和区县政府统一规划建设。

本市将改革完善承包金制度,制定承包金改革措施,明确净承包金含义,规范企业成本核算,控制企业利润水平。建立净承包金动态调整机制,定期公布净承包金标准,合理提高驾驶员收入水平。

就北京而言,限行、限购等一系列给路面“减负”的政策出台实施,一部分驾车人改选其它方式出行,很多有车族出行首选打车。

李晓松坦言,本市部分出租汽车企业还存在管理较为粗放、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出租汽车行业运营服务水平的提升。同时,目前从业人群八成以上来自远郊区县。

《意见》从建立完善管理规章制度、创建和谐劳动关系、制定出租汽车运营计划、强化驾驶员培训教育、提高运营服务水平、加强企业自我约束管理等方面明确了企业的主体责任。

与以往不同,新增车辆将实施特许经营制度,出租汽车增量投放将通过竞争方式择优配置给企业,采取特许经营方式,经营期与出租汽车报废年限一致。

首汽友联的一位的哥说:“有时候我开着车去了,可叫车的人已经走了,我只能认倒霉。次数多了,我也就不愿意接电召的活儿了。网上软件还行,如果好几次爽约,乘客就会被拉入黑名单。不过,他换个软件就能继续叫车了。”

细解8项细则,其中两项力度最大。市交通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李晓松点评:“出租汽车企业将逐渐改为‘专营’,避免糊涂账,这触动了企业的‘命根子’。还有一项也堪称‘革命’,本市将推广电召服务,改变目前街边招手即停的‘中国式打车’习惯。”

本市将坚持和完善出租汽车公司化经营体制,强化和落实企业主体责任,提高行业规范化服务水平;综合运用经济、行政、技术、法律手段调节市场供应和需求,维护各方合法权益,建立起以公共交通为主、自行车和小汽车为辅、出租汽车为补充的特大城市客运交通格局。

是否增加出租车总数,如果加,加多少?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出租车的定位。《意见》首次科学确立了出租汽车定位——本市客运交通以公共交通为主,出租汽车为补充。这意味着,出租车不会无序增多。换句话说,十几年前“路边抬手挠头,都能一下停下3辆出租车”的情况,不会再现。

目前,本市有营运车辆6.6万辆,这一数据10年没变。这一行业中共计有出租汽车企业252家,的哥的姐10万多人。出租车出行比例占交通出行结构的6.6%。市交通委统计,出租车日均客运量达190多万人次,每年约7亿人次乘坐出租车出行,相当于平均每名北京人一年要打35次车。这一比例,显然没有满足这座城市出行者的“胃口”。

市交通委解读,这种总量动态调控机制,是当出租车里程利用率降至60%左右时,适度减少运力规模,升至70%左右时,适量增加运力。

本市将综合考虑出租汽车里程利用率指标和市场状况来调节供应总量,适度增加的车辆主要服务于预约叫车和保点运输服务。

“早晚高峰打电话叫车,接线员就会劝你干脆到路边招手,根本叫不到车。”经常打车的唐先生自己摸索出一套经验,“有时候,电话叫车还不如用软件叫车,起码能知道有没有司机应答。不过大多数时候,不加价根本抢不到车。”

同时,本市将监督调度提高出车率,运用信息化技术,通过卫星定位系统和计价器系统对出租汽车企业实时出车率进行动态监督调度,考核出租汽车运营情况并与企业主体责任挂钩,确保交通高峰时段五环路以内出租汽车出车率不低于80%。

《意见》从6个方面提出了改革思路:完善行业准入退出机制、强化企业主体责任、理顺管理体制和利益机制、增强行业监管力度、优化运营环境、接受社会和舆论监督。

未来1至2年,出租汽车服务供需将基本平衡,市场运营有序,出租车“打车难”状况明显改观,乘客、驾驶员、企业、社会满意度逐年提高;拒载等严重服务质量问题的有效投诉率降至万分之一以下,投诉处理率达100%。

本市还将专门出台叫车软件标准。“凡是达标的软件企业都可以继续运营,方便打车人。”交通部门一位负责人透露,“但是目前加价叫车的行为将被制止,这是一种议价行为。今后,软件叫车的费用也将固定,估计为几元钱。”

经测算,本市出租处于“紧平衡”状态,逼近加车临界点。因此,交通部门将适度增加出租车的投放。

三里屯village外设立的出租车候车区内排队打车者人头攒动。本报记者 孙戉摄(资料照片)

《意见》明确企业要加强驾驶员服务质量培训考核,不断提高驾驶员素质。本市将建立科技监控调度平台,检查考核驾驶员运营效率和服务质量;建立起符合出租汽车运营特点的高出车率、低违章率、低投诉率激励约束机制和服务规范管理办法,承担经营风险责任和服务质量责任。企业要合理安排驾驶员运营和交接班时间,完成运营生产和指令性应急运输服务保障任务。

此前,本市出租车特许经营权没有限定过期限。随着这一政策的实施,交通部门手里有了“紧箍咒”,当经营权到期后,投诉率高的企业可能被劝退;对服务质量高、经营状况好的出租汽车企业可以适当倾斜。

本市将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对主体责任不落实、出车率低、违章率高、投诉率高和驾驶员拒载、议价、绕路等违法违章行为严重和服务质量低劣多发的企业,视其情节轻重,依法给予阶梯性处罚。对违法违章的驾驶员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因违法违章行为严重、服务质量低劣被列入服务质量信誉“黑名单”的的哥,5年内不得在本市从事出租汽车运营服务。

出租车满足的是百姓的出行需求,算是民生项目,因此出租车公司不能单纯追求盈利。李晓松说,出租车公司的获益必须在合理范围内。

近日呼之欲出的《关于加强出租汽车管理提高运营服务水平的意见》,从出租定位、体制机制、运营模式、政府监管、企业主体责任等方面,综合施策,标本兼治,提高出租汽车行业运营服务水平。市交通委昨日发布消息,本市将于6月前配合出台8项细则,包括出租车经营权由无期改为6年有效、租价结构近期将调整等,以期1至2年内“打车难”状况有明显改观,拒载等严重服务质量问题的有效投诉率降至万分之一以下,电召、定点候车等高效打车模式将逐渐成为“中国式打车”的主流。

同时,出租汽车协会要动员企业向社会公开运营服务质量承诺,发挥协会行业自律作用。出租汽车企业和驾驶员要向社会承诺服务标准。

据交通部门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本市叫车电话至少有3部,但是每日叫车总数近1万次上下。这与日均190多万人次的载客量相比,杯水车薪。

电召服务是国外发达国家出租汽车行业普遍采用的服务方式,发展出租汽车电召服务,对转变出租汽车运营模式、方便乘客打车、提升服务质量、缓解交通拥堵、促进节能减排具有重要意义。

本市将适度发展郊区县区域客运,根据城市功能布局调整和新城发展需要,制定发展规划,鼓励支持远郊区县发展区域纯电动运营小汽车。今年内,电动出租车总数将在目前近1000辆的基础上再增加800辆。预计到2015年,本市还将陆续投放1000辆电动出租车。

目前,有关部门设置了承包金(份儿钱)的上限,但出租企业会根据车况等浮动承包金。本市单班出租车司机的承包金每月约5175元,双班车每月约8280元。以单班车为例,5175元的份儿钱中,司机的岗位补贴大约545元,燃油补贴520元,五项社保712元,折算下来实际的净份儿钱为3323元。这部分钱中,一部分为刚性成本,几乎没有水分,比如车辆保险150元,车辆折旧费用大约1200元,修理维护费摊平到每个月80元。再剩下的1800多元是柔性成本,比如出租车公司的企业管理费用大约1000元,企业的营业利润、缴纳的税金等。

行业监管和执法部门、出租汽车企业和驾驶员以及电召调度中心,将通过广播、电视、报纸、网络、宣传资料等媒介,引导和服务乘客在符合出租汽车停车规定的路段和地点招手叫车,鼓励乘客通过电话等预约叫车、在调度站和扬招站定点候车。

本市将进一步完善非法运营车辆治理工作体制机制,采取联合执法、捆绑执法、闭环执法的方式,综合治理,对“黑出租车”进行严厉打击,净化出租车运营环境,尤其是对机场、火车站等交通枢纽场站、商业区等重点地区的出租车运营秩序加强管理,确保秩序良好。

市交通执法大队提供数据显示,今年2月该队受理的1152件投诉中,拒载类753件,占总数的65.36%;不规范服务类244件,占总数的21.18%;绕路多收费类40件,占总数的3.47%。另外,2月份本市共查处出租汽车拒载类违章47起,绕路类违章20起,议价类违章18起。2月份违章率较高的10家企业中,北京华旅出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宣武长江出租汽车公司违章数量最多,均发生了4起。

调度站、扬招站运营维护费用,由市、区两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方式办理。

本市要推广电召服务模式,建立统一特服号码的调度平台,推进联合电召服务,培育电召服务新业态。

“企业也不会告诉我,什么样的车份儿钱是多少,我也就是蒙着干。”一梁姓的哥无奈地说,“企业从我们身上赚多少,我就更不清楚了。反正开了五六年车,份儿钱几乎没降过。”

存量出租车将进一步盘活。目前,本市出租车近5成为双班运营。交通部门会通过调增双班,提高出车率和适度增加出租车辆投放等措施,增加运能。

李晓松分析,打车难,是国内各大城市存在的共性问题。究其原因,能找到一些共性,比如城市人口净增过快,人们出行总量势必增长。还有,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出租车租价却维持原状,更多人有能力打车。

昨日13时28分,三里屯附近的一条辅路上,伸手打车的乘客站了一溜。市民王小姐抱怨:“等了七八分钟了,也没车,打车越来越难。”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qghdq.com.cn 版权所有